1455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虽然对于这位“徐小姐”怪异的打扮感觉不太习惯,但老太太还是耐着性子回答。

老太太说得轻描淡写,严一诺听着却觉得心惊肉跳。

那小糯米团子爱动,上一次也摔得很惨,这一次居然又不例外。

这不是今天的重点,严一诺也不敢多问,免得暴露自己的身份。

很快便进入正题,谈起给豆芽当老师的事。

“徐小姐,我虽然有意让当豆芽的老师,但是一切还是要根据的安排,我也不能强人所难。”

老太太很讲道理,甚至看到她这样的打扮,也没有直接给冷脸或者说给豆芽当老师的事没有可能了。

严一诺点了点头,“谢谢您这样能这么说。”

“阿姨,为什么把脸遮起来。”豆芽仰着小脑袋,小手指着严一诺的脸,好奇的问。

两个大人之间的对话被打断,严一诺用手轻碰口罩,淡笑。“阿姨的脸受伤了,所以挡住了。”

老太太偷偷打量的目光顿时一僵,脸受伤?

短发的世界

难不成,这个徐小姐毁容了?

这……真是让人同情。

她忽然明白,为什么人家要挡起来了。

“哦,那会很痛吗?跟我这里一样痛吗?”豆芽微微抿唇,小脸很严肃地问。

“不痛了,现在不痛了。”

“那就是以前很痛咯?阿姨,我给吹吹,以后也不痛。”豆芽撅着小嘴,呼呼地吹了两下。

严一诺见儿子一连软萌的样子,简直爱到了骨子里。

曾今她对豆芽多有嫌弃,现在看来,却是她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

不,应该是徐子靳做得最正确的事。

若非在他的强迫之下,豆芽根本不可能安全地出生。

想到这个男人,严一诺呆了几秒。

“谢谢豆芽,阿姨不痛了。”她摸了摸豆芽的小脑袋,小家伙的头发软软的,竟然还微卷。

老太太在旁边看着这一幕,微微张大了嘴巴。

这,如此和谐的一幕,竟然发生在豆芽和一个陌生的女人之间。

看着,都不可思议。

“那个,徐小姐,我去一趟洗手间。”老太太站起来,微笑着对严一诺开口。

严一诺点了点头。

豆芽扭过头看着奶奶,“奶奶去吧,我和阿姨在这里等。”

小家伙竟然直接选择了这个阿姨,老太太有种越来越玄幻的感觉。

可那小叛徒孙子说完这句话,就跟他那个阿姨说话去了,老太太只好悻悻起来,自己去了。

待老太太走了之后,严一诺立刻拿出包里的香囊。

她正愁着怎么交给豆芽,没想到老太太竟然要去洗手间,这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

“阿姨,这个是什么?”豆芽看着香囊的精致外表,双眼亮晶晶的。

“这个是平安福,阿姨送给豆芽的,以后可以挂在脖子上,也可以随身带着。”

严一诺一边解释,一边将里面的平安符拿出来。

豆芽没见过这个东西,玩得爱不释手。

“我喜欢,阿姨帮我挂在脖子上。”他脖子上挂着一块玉,很小,但是价值连城。

这块玉是豆芽一出生就带着的,徐子靳给带上的,现在再一次看到,却恍若隔世了。

“豆芽,这个香囊放在房间,或者书包里就好了,不要挂在脖子上,好吗?”

不然被徐子靳看到,他一发火,没追就扔了。

虽然这个平安符不值钱,但也是严一诺的一番心意,并不想被徐子靳扔掉。

“为什么?”豆芽不解。

“因为……”严一诺一时间词穷。

“因为,脖子上已经有一个玉了,不能跟玉挂在一起。”好一会儿,严一诺才笨拙地找了个借口。

豆芽似懂非懂,信以为真。

“那我就听阿姨的,把这个放在我的书包里。”

严一诺勉强点了点头,将香囊放了进去。

此刻,咖啡厅的洗手间,搞定生理需求的老太太一边洗手,一边思索。

今天这事,总有些不太对劲。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想不清楚。

从洗手间出来,远远望过去,豆芽笑得很欢,正坐在那个徐小姐的腿上。

刚才站起来的时候,老太太才注意到,那个女人是坐在轮椅上的,也就是,残疾?

那一刻老太太的震惊又多了不少。

现在看这一幕和乐融融的场面,那股不对劲的感觉,更加明显了。

严一诺抬头,也看到了老太太就快到了。

可奇怪的是,老太太忽然又转身,往回走。

她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老太太跑回洗手间,背着“徐小姐”和豆芽,给儿子打电话了。

豆芽不是说过,子靳欺负过这个阿姨吗?所以,没准内幕儿子知道?

这个人,到底值不值得她相信?

“妈,什么事?”徐子靳很快接了老太太的电话。

本来打算今天在家陪豆芽一天的,只是公司有紧急的事必须过去一趟,先前的打算顿时不了了之。

“子靳啊,那天在戴老家的时候,是不是认识那个弹钢琴的徐小姐?”

“弹钢琴的徐小姐?”徐子靳语气微妙地重复了一遍。

老太太没有听出来,连连点头应是。“对呀,就是那个徐小姐,这个徐小姐是怎么样的人?可不可靠?”

“好端端的,妈您问这个做什么?”徐子靳微微挑眉,眸心闪过一道冷凝。

哪来的什么徐小姐?明明,是严小姐。

“这,豆芽不是说要学钢琴吗?听说这个徐小姐弹得好,豆芽又喜欢她,所以……”

徐子靳的脸顿时沉了下来,直接接上老太太的话:“所以,打算请这个徐小姐给豆芽当老师?”

“怎么?听这语气,似乎,不太好?”老太太有些紧张地问。

“岂止是不好?”徐子靳冷冷回答。

严一诺给豆芽当老师?怎么好?

“那个,到底是什么问题?知道得更清楚一点。不锅奇了怪了,这个徐小姐似乎毁容了,还坐在轮椅上,可能以前受过重伤。”

毁容?徐子靳微微一怔。

严一诺有毁容吗?

“妈,这些都不需要管,给豆芽找钢琴老师我不反对,但是这个徐小姐,绝对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