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9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章节内容开始–> 宋唯一以非常贤惠的态度接纳了严一诺小姐要到来的事实,给了裴逸白一个出其不意的表现。

毕竟以前提到严一诺,宋唯一可是不喜欢得很。

可等严一诺真的来了,宋唯一却笑不出来了。

“裴夫人,好。”今天的严一诺,一袭水红色礼服,明艳动人,落落大方。

这一次,严一诺已经将对宋唯一的称呼,转换为裴夫人。

“严小姐好。”宋唯一故作含蓄地笑。

心道严一诺小姐,来得可真是早。

作为目前仅有的宾客,并且还是对裴逸白曾经抱着非分之想的严一诺,宋唯一实在是不知道跟她说什么。

“们选择的这个区域不错,我外公家就在隔壁,所以来得早了点。”严一诺见裴家没有人,还特地解释了一声。

“嗯,那真巧。”宋唯一心道,这是什么运气?

她忍不住扭头看了看裴逸白,是不是他故意这么选择的?

娇艳如花樱桃少女可爱写真图片

哼,以后严一诺来她外公家的时候,就可以顺道见到裴逸白了,居心啊居心!

一开始,裴逸白被她瞪得一脸无辜。

还以为宋唯一因为严一诺的到来,而吃醋了,于是回以一记灿烂笑容。

看着他们夫妻“眉来眼去”,严一诺满心不是滋味。

“听说生了双胞胎,宝宝呢?方便看一下吗?”严一诺适时介入插话。

宋唯一浑身打了个激灵,假笑着点点头。“那是当然,就在这里,不过睡着了。”

说完,带着严一诺到一楼的婴儿房,两个小家伙正呼呼大睡。

说来,他们兄弟俩还算是好带,多吃多睡,所以身体也长得快。

严一诺站在小床边,看着两个可爱的小宝宝,顿时脚步都不会动了。

“长得很像艾蒙,很漂亮,辛苦了。”她抬头,对宋唯一道。

这句话在宋唯一听来,实在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她生自己的儿子,偏偏严一诺来了一句辛苦,如同她婆婆,或者是裴逸白的正室一样。

可严一诺,明明什么都不是。

宋唯一潋下嘴角的不悦,皮笑肉不笑地摇摇头。

“取名字了吗?”

“嗯。”

宋唯一的态度,着实说不上热络。

严一诺问一句,她才回答一个问题,言简意赅的那种。

所以很快,严一诺便察觉到宋唯一对自己的冷淡了。

“不高兴?”她按过转身面对着宋唯一。

不只是不高兴,而且对着自己,还散发出一股敌意。

“严小姐说笑了,来参加我儿子的满月礼,我怎么会不高兴呢?”才怪。

如果严一诺不这么“主人”的语气说话,指不定宋唯一顶多是放在心里不高心一下。

可现在,因为严一诺刚才颇为喧宾夺主的做法,宋唯一连做戏都做不出来,干涩僵硬,例行公事般敷衍了。

“没必要这样。”严一诺挑了挑眉。

横竖,婴儿房里只有她们两个人。

哦,另外两个还听不懂大人的话。

“我不懂严小姐的意思,没什么事的话我出去了,宝宝这会儿再睡觉,别吵醒他们。”

宋唯一转身走向外面,懒得跟严一诺扯淡。

“宋唯一,何必躲得那么快,作为艾蒙的妻子,如果连这点儿气度都没有……”

“严小姐站着说话真是不腰疼,我可没有将自己的老公推给别人的喜好,所以也不要跟我说什么气度。”宋唯一冷哼,略微讥诮地将目光从严一诺身上收回。

想当初,在严家,因为跟裴逸白说话,她的表现,比她宋唯一了理直气壮得多了。

既然严一诺要将话戳破,宋唯一倒是不介意说得更清楚一点。

“艾蒙知道私底下是这样的吗?”严一诺被宋唯一这样反驳,脸色有些不好看。

这个宋唯一,对她也太不客气了。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难不成严小姐要去告诉他?”宋唯一微笑着反问。

就差一句,大姐,管太宽了!

还以为严一诺刚才的做法,是已经从裴逸白的感情里抽身了,估计是她自己的自以为是了,宋唯一心道。

“何必这么咄咄逼人。”严一诺面无表情,显然被宋唯一激怒了。

“这就算是咄咄逼人了?我真正咄咄逼人的,严小姐肯定没有见过。”宋唯一摇头。

她也只是从萌萌身上学了个皮毛,若是对上萌萌,严一诺估计三分钟内就歇菜了。

不过,这不是重点。

“既然今天都已经说开了,那么我也不介意说得更清楚一些。这一次,我很认真地回答一遍刚才的问题,我小气,善妒,占有欲强,不愿意跟任何人分享我老公。任何觊觎我老公,给我添堵的行为,都没有好下场。”

宋唯一一边说,一边打量严一诺的表情,看着她的脸一阵青一阵白,顿时心里畅快。

“……”严一诺微微愠怒,宋唯一却如同战胜的公鸡。

“严小姐还有话要说?我洗耳恭听!”

就看严一诺,脸皮有多厚,要亲口承认对裴逸白余情未了?

宋唯一等了许久,也不见严一诺开口。

有些扫兴,看来胆子也没有很大嘛。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婴儿房里面装了监控,宋唯一也不怕严一诺做坏事,前提是严一诺敢的话。

从房间里出来,正巧裴逸白迎面走来,截断宋唯一的路。

“老婆,脸色不好,生气了?”

宋唯一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从上到下,狠狠看了个遍,直接看的裴逸白心里发毛。

“这是做什么?”

“我在想,如果要给毁容的话,从哪里开始比较好。”

那些不安不消停的女人,就是冲着他这张妖孽的脸来的。

“噗……别冲动。”

宋唯一没好气地继续往前走,她还有儿子,大不了跟儿子过。

“跟一诺刚才说了什么?她惹生气了?”

宋唯一不搭理,脚步飞快。

裴逸白又道:“说错了,是严小姐说了什么?”

宋唯一总算停下,看来裴逸白还是很上道嘛。

却不知道,他们的对话,恰好传到了严一诺的耳朵里。

严小姐?再看裴逸白粘着他妻子的样子,跟自己面前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