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7_a2066

   “皓哥,你做过的好事,百姓会知道。”

   叶青凰挽住叶子皓手臂,目光灿亮地望着他,不管做几天官,她都跟随他。

   “嗯,小时候你说过,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叶子皓侧眸笑看着她。

   叶青凰白了他一眼,却嘀咕道:“就算卖红薯,咱们也能卖出不同的价来。”

   所以,就算不做官了,他们也可以从商,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马车很快就从东侧门进了城守府,来到花园外,他们下了车,府卫将马车赶去马厩。

   穿过花园来到正院,钱氏立刻喊了丫环们赶紧打水来给主子们洗手脸,又让人拿糕点。

   在家闲着的丫环们立刻就忙了起来。

   四个嬷嬷自然也是张罗不停,不过她们见到大人一路抱着小少爷回屋去,心里也是感慨。

   她们自家男人都很少这般抱着小儿,更莫说有钱老爷了。

   叶青凰叮嘱了几个小的歇息之后,也回东屋去。

   接过李氏端来的水,拧了帕子先替小吉祥擦了擦脸,俩人将孩子放进摇床里,这才过来洗手脸。

   天然苹果肌红裙少女脸圆甜美图片

   “凰儿,你也歇会儿,我去西厢准备下明天要审的案子。”叶子皓喝了杯茶,就要出门。

   今天沐休,衙门里除了轮值的人,并没有官员。

   叶正诚和叶华英、周先生都在西厢继续为明天的案子做细致的准备。

   这可是新任城守大人第一次审案,而且是公开审理,百姓都可以来听审,而且每天审什么案子、进度情况,也都会由衙差往外贴。

   叶子皓打定主意要将“青天”策略贯彻到底。

   因而许多事情,都要公开透明,从起点就让青华州百姓觉得这任城守与众不同、这位城守是在为百姓办事儿。

   而他此举,也会让一些想用暗招、想给银子贿赂的某些人,找不到打开缺口的机会。

   因为那些人还得提防着,他们送的银子会让这位奇怪的城守大人公开出来,反而将他们变得被动,有送上门犯错之嫌。

   因而,若说新城守刚来,不知其如何烧上任三把火的许多人还在观望中,那么新城守接连两天出两道告百姓书,就让他们略微摸着些门道。

   但今天新城守出门就逮了首富家的宠妾,那一顶顶大帽子扣下来,明眼人便有些感受到,这青华州要刮什么风了。

   事不关已的人看热闹,怕有牵扯的人内部自查、谨言慎行,要打官司的人已跃跃欲试。

   而那些知道自己已成为被告的人,就在积极想着解决的门路了。

   只是不管是什么样的人,这两天想出府城的城门,可就有些难了。

   守城卫接到了城守第一道旨令,无城守衙门签发的出城令,不律不许出城,至于城外的人随时能进,只不过是许进不许出,要出城一样要衙门出城令。

   因而,想先往外逃的人,一开始就被拦在了四门。

   叶子皓身为一州城守,手头能用的人多,不过是下几道旨令罢了,因而他都是几件事同时办,让人防不胜防。

   而他那顿酒宴也对属官们狠狠敲打了一翻,那些人既已站队,除了对一些交好的家族暗中通了风,让人低调一些,自然也是积极配合新城守执行政令。

   叶子皓今天本来是带妻儿和小的们出去逛逛,以后他忙起来短时间就很难会有这样机会了。

   却没想到出门就有收获,竟然有人自己找茬撞到他手中,还给了他这么好的把柄,可真是意外之喜。

   西厢,他将今天的事儿告诉大家,却让大家忍俊不禁,无奈摇头。

   “衙门里收了人,书吏就来告诉我们了,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竟然让你在街上抓人,原来还有这么多考量。”

   周先生感慨不已,他自然知道明天要开审的案子与王家有关,但谁会从王家一个小妾的冲突上,想到要多给王家安一条罪?

   也对,一桩陈年已了结的旧案,想翻案可不是一个青天就能办到的。

   说不定空欢喜一场,毕竟人证、物证都很难调度,前任城守竟然结案,自然会收拾干净。

   但现在新任城守却从小妾这里打开缺口,以“朝里有人”反过来挟制王家。

   再加之扣粮案,先把前任城守拖下来,趁乱再重新收集冤案旧证,也就容易一点。

   而且为了不拖延,他们同时还整理出另一桩案子,明天上午审一桩、下午审一桩。

   这样,到底在府城百姓眼中,新城守怕要集中、密集地审案,从气氛上就先烘托出紧张、刺激、兴奋、青天有望的情绪来。

   一个如此忙碌为民的大人,恐怕是没时间收受贿赂的,只为结交而来的人,怕是心里也要哆嗦几下,再重新衡量一翻了。

   不久,欧阳不忌就拿了一撂拜帖前来,身后还有十二个小厮抬着六箱礼物。

   “大人,这些都是今天富绅、名门、大族们派管家来下名贴送上的见面礼,说是想为大家接风洗尘。”

   六箱礼物可不是来自六个主家。

   这些人很聪明,初次下拜帖也知不可能立刻进府见到主人。

   但登门送礼不能太高调招人注意反而给人把柄,又不能不送,因而,都是挑的精巧、型小的贵重礼物。

   小礼物多了,欧阳不忌就让人写下清单再拿大箱装了。

   “首富王家,玉石十二块,估价万二两;布商李家,玉桌屏两对,估价四千两;百宝斋林家,琉璃盏两套、玉石茶桌一张、紫砂茶具两套,估价八千两……”

   叶子皓拿着那张长长的清单念了起来,一边念一边表情凝重。

   许久之后,他将清单递回欧阳不忌:“拿去给夫人瞧瞧,问她主意。”

   欧阳不忌看了叶子皓一眼,便去找叶青凰。

   叶青凰正在厅上检查四个少年人的功课,并没有在屋里休息,见欧阳不忌过来还带着这么多礼物,也是诧异。

   “青华州有钱人真多。”她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这些天有送礼的都照单收,将送礼人、礼物清单、估价都记明白,尤其估价越接近越好,若有产地出处、物品价值介绍更好。”

   叶青凰有了主意,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