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_a2057

   徐静宜进门之后,锦朝原先做的许多事就交到了徐静宜手上。几个姐儿日常的穿着吃食,还有父亲的起居,她也是略熟了几天就上手了。十分的聪明。

   锦朝刚开始面对徐静宜也有几分别扭,徐静宜却待她如闺友,事事都要询问着她的意见。两人渐渐的就能多说话了。

   锦朝心里想过,要说为人处世,能比得上徐静宜的她没见过几个。就是她两世为人,不如徐静宜的地方也很多。也难怪前世仅凭她一个深闺妇人,就能支撑整个罗家。

   没过几天,郑太公府的常老夫人和陈老夫人又亲自来顾家。前几天就交换了庚帖,如今是纳吉的时候。携备了三牲酒水过来正式送了聘书,定下亲迎的日子,在六月十八日。冯氏请家里的女眷都过去给陈老夫人行礼。

   锦朝走到花厅外,就看到陈老夫人端坐在圈椅上。陈老夫人穿一件福寿纹褙子,戴眉勒,梳了圆髻的发上簪了羊脂玉簪子。陈老夫人是过了六旬的人了,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老了面相也十分和善。

   锦朝进去后给陈老夫人行礼问安,陈老夫人好生打量了她一番。

   锦朝略低下头,脸上依旧带着淡笑。

   不卑不亢,也不矫揉造作。陈老夫人觉得很满意,要说哪里不好……就是长得太好看了些。

   锦朝伺候陈老夫人多年,对陈老夫人的性子了如指掌。她十分慈悲心肠,人年纪大了什么事都淡泊了。只要别人不做出违背她底线的事,她都不觉得有什么的。和全天下的婆婆一样,希望媳妇乖顺懂事、能伺候丈夫就好了。

   陈老夫人拉了锦朝的手过来,笑着说:“样子乖巧。又懂事守礼。我看着喜欢……”让伺候的郑嬷嬷给了锦朝一个红漆雕镂牡丹花的盒子,锦朝捧着盒子又屈身谢过,并没有多说奉承的话。

   冯氏在旁不好开口。只喝了口茶。

   陈老夫人却很满意,她最不喜欢油嘴滑舌之人。女孩儿能说几句讨巧的话固然好。但太多话就聒噪了。

   红衣少女户外真空纯美写真

   这媳妇虽然长得明艳了些,性格还是没得挑剔的,儿子的眼光没话说。

   陈老夫人笑着和冯氏说:“还是亲家教养得好。”

   冯氏慎重地放下茶盏,含笑道:“老夫人谬赞。”

   常老夫人在旁看着,也说:“顾家的女儿个个都好,看刚才过来请安的,哪个不是清秀可人的。朝姐儿就更好了,还是你以后有福气……”拉了陈老夫人的手。陈老夫人便笑笑。

   陈老夫人有正一品的封诰,还有两个任二品大员的儿子,在哪儿说话都是腰板笔直的。

   锦朝退下了,却想起前世她第一次见陈老夫人是成亲第二天。她给陈老夫人奉茶,茶水不小心泼出,烫到她的手,她呵斥了递茶的小丫头两句,陈老夫人虽然还笑着,脸色却没这么好看。

   丫头沏茶太烫固然有错,但这样当着陈老夫人的面呵斥她房里的丫头。也实在不应该。

   锦朝后来就没见过那个丫头了。

   这不也是个好开始吗……

   见过了陈老夫人,锦朝又带着青蒲去了宛华堂。

   徐静宜最近在教顾汐女红,她和冯氏说过:“反正闲着无事。汐姐儿房里的嬷嬷女红太粗糙了……”

   冯氏才懒得管这些小事,在她看来庶女实在不能入眼。徐静宜愿意教就让她去呗。徐静宜愿意过问这些小事正好,不仅让人准备了布帛丝线,大大小小的绷都送过来了,还让人送了金银线。

   锦朝去的时候顾汐正坐在绣墩上,徐静宜盘坐在大炕上,教顾汐如何走针。

   顾漪也在旁边看着。

   她给徐静宜请了安,两个妹妹又给她请了安。拉她也坐到绣墩上。

   徐静宜的声音又轻又耐心:“姐儿这样不对,会扎到手的……针从斜侧过去。从这边的线绕出来……”

   锦朝看到顾汐小脸微红,手上的功夫却着实笨拙。心里不由暗自责怪自己。她平日也只注意两个妹妹的衣食去了,知道她身边伺候的嬷嬷在教她针线。却不知道她究竟学得如何。本来就是庶女,要是这些活计再不好点,以后到了婆家也会受气的。

   这些事果然还要人看着比较好。

   等顾汐终于会了,徐静宜就和锦朝说话起来:“今儿陈老夫人过来了?”

   锦朝点点头,徐静宜沉默片刻,叹了口气:“人家都恭维你这门亲事……我却觉得你苦。男方家里嫡子都大了,那个陈七公子,会试的时候钦点的探花,三甲游街的时候无限的风光。”

   一句老话,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徐静宜觉得顾家的人答应这门亲事,是看中了陈家的权势。却没想过朝姐儿的未来。朝姐儿再懂事也不过十六岁,许多事她应付不过来。

   这些事锦朝也不好和徐静宜解释,就说到别的事上面了。“幸好有您看着,我觉得汐姐儿的女红进步了不少……”

   徐静宜笑着摸摸汐姐儿的头:“……我大姐家的女孩儿,和汐姐儿差不多的大。整日调皮捣蛋的,汐姐儿这么乖巧,看着都惹人疼。”四房的这几个孩子,都是教养得很好的。

   徐静宜陪嫁的安嬷嬷进来,行了福礼:“夫人,牛乳松糕做好了。”

   几人又吃了点心,天色渐渐就黑下来了。

   顾澜过来给徐静宜请安。顾澜和锦朝的关系很复杂,徐静宜早就知道,待顾澜也淡淡的。顾澜也很知趣,最多是每日晨昏定省,话都不和徐静宜多说。

   罗素随后也过来给徐静宜请安,徐静宜待她也很亲和。在徐静宜没有过门之前,罗素还诚惶诚恐,等和相处了一段时间才渐渐放下心来。但是该有的礼数一点都不敢差,说话也小心翼翼的。

   一会儿锦朝等人就先回去了。

   顾德昭下了衙门过来。

   徐静宜服侍他换衣裳吃晚饭。

   碗箸的声音之中仅余沉默,顾德昭也不怎么看徐静宜。只把她夹到碗里的菜默默吃了。

   顾德昭还是很拘谨,除了新婚那日,平时都睡在前院书房。每日过来和徐静宜吃饭。也是为了维护她的面子,要是冯氏误会自己轻视徐静宜。恐怕会对徐静宜有微词。

   食不言寝不语,等吃完了饭,下人过来收碗箸,徐静宜才笑着说:“今儿教汐姐儿女红了,她学得很快……爷可要看看?”

   顾德昭道:“我一会儿还有事,你先睡吧。”

   等顾德昭走了,安嬷嬷就小声和徐静宜说话:“夫人,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啊……老爷心里放不开。”

   徐静宜躺在罗汉床靠着大迎枕上。任安嬷嬷给自己揉着眉心,轻声说:“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他这样长情是好事。也没什么不好的,我倒也是自在……”

   锦朝的亲事越来越近了。

   白芸的婆家徐妈妈找好了,是香河永新许庄头的儿子。锦朝给了五十两银子的添箱,另外加了两只金簪子。冯氏、二夫人、五夫人都派丫头送来了给她的添箱,白芸走的时候搂着大家哭,最后在她面前恭敬地磕头:“奴婢舍不得小姐……”

   锦朝含笑道:“好了,早日去九里胡同的宅子里准备着,风风光光地嫁。许庄头就这么个独子。从小跟着庄头在田庄里吃苦耐劳的,人又老实本分,不会亏待了你。”

   白芸心里很复杂。却把眼泪都忍了回去。

   她从十一岁就开始服侍锦朝,如今已七年了,伺候她都成了习惯,离开自然舍不得。

   她跟着徐妈妈去了影壁,坐马车去九里胡同等着香河娶亲的人过来。

   采芙站在庑廊下看着两人走远,突然想起紫菱出嫁的场景。到处都冷冰冰的,连个有头脸的丫头都没有,来迎亲的人十分闹腾,简直是侮辱人……

   她深吸了口气。跟锦朝说:“小姐,风大了。咱们先进去吧。”

   锦朝看着白芸出了垂花门才回去,边走边和采芙说:“以后去了陈家。也给你找个好人家,可不要心急啊……”

   采芙脸一红:“小姐又打趣我!”

   锦朝笑笑不说话。陪嫁的丫头她心里已经有人选了,采芙、青蒲自然要去的,再把绣渠和雨竹带上。至于陪房就要父亲和祖母决定了,但也不会让她吃亏了。

   陈家比顾家要复杂得多,带去的陪房要十分伶俐聪明才行。

   再没过几日,陈家的彩礼就送过来了。

   四千两银子的礼金、两担两百斤重的礼饼、三牲海味、龙眼花生粘……各类东西足足有五十担。除此外就是大件的礼品,那张彩礼单子递到冯氏手上,冯氏手都在发抖。

   四千两银子的礼金……姚家给顾怜下聘,才给了五百两银子的礼金。彩礼也远不如这浩浩荡荡……给彩礼重视的就是礼金,一般再加一二十担东西就够了,陈家竟然给到了五十担!

   冯氏连忙找了顾德昭和徐静宜过来商量,人家彩礼给得这么重,朝姐儿的嫁妆恐怕还要再加!

   彩礼送过来的时候,顾怜正和顾澜在东跨院里。

   顾怜看了彩礼单子一眼,脸色就发青了。

   相比四千两……五百两实在太小家子气了!

   怎么什么东西顾锦朝都要踩她一头!()

   ps:看到有亲说陈三在监视顾家的问题,他的人再怎么监视,也看不到内宅的情景呀,是不知道叶限和锦朝的事的。

   感谢capf亲的和氏璧,么么哒~~那周六也双更吧!明天就双更,双更到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