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2_a2066

十三岁的李林、十四岁的李山和李长风,都是张家村隔壁的后山村娃子,后山村是去年受冬灾最严重的村子。x

而且是大雪滑了坡,一夜之间就埋了半个村子。

半村人多是在那一片山脚住着,有三十多户人家就有近半成了雪下亡魂,而死去的多是老弱,青壮还是爬了出来,也有将孩子护住了的。

等他们连夜喊了全村人来挖人时,就只抢下了一小半,而且有的压断了胳膊,或是压残了腿,在寒雪之中浸得太久,以后便保住了性命,身子也弱得很。

有些年在今年春天就相继去世了,活下来的,也是一片凄凉。

这三个孩子就是雪下余生,被爹娘护住的,但是爹娘却不在了,他们成了孤儿。

在村里吃了半年百家饭,还去镇上当过一阵子乞丐。

因是同病相怜,后来在牙婆进村后,就把自己卖了,将银子留给了村里以报答村里人的恩情,他们便跟着牙婆走了。

而李长风情况又有点不同,他还有个小五岁的妹妹,因为不肯把她卖了,又害怕自己走后会被别人卖了,就恳求牙婆让他带着妹妹走,不卖身,他被卖去哪儿,就把妹妹带去哪儿。

牙婆看他们可怜就同意了,但也因此只给了李长风十八两银子,扣掉了二两。

听了他们说的情况,叶青凰一颗心被揪得紧紧的,差点落泪。

“那你妹妹呢?”她连忙问李长风。

清纯美人儿犹如冬日花朵

“小人将妹妹搁在门外,若小人能被主子留下,就算工钱少些,也恳求夫人将小人的妹妹一并留下,不要工钱,给口饭吃就行。”

李长风说着也跪下了,朝叶青凰磕头。

“去把她带进来吧。”叶青凰便答应了。

不到十岁的小姑娘,既然当哥哥的执意不卖,那就不买,但城守府不差这一口饭。

瞧夏雨和秦月两个,一开始就没活儿做,现在才找到做珍珠小饰品的活儿,但她们是没有工钱的,是随她们的父母一起卖身进来,图个一家团圆。

叶青凰本来想提议李长风这么做,但想了想便忍住了。

就算不签那张纸,这么小的孩子也不可能在府里做出什么不利家中的事儿来。

五年后李长风身契到期,妹妹也差不多要及笄,他可以给她找个婆家嫁出去,也算尽了他兄长的职责。

想到这些孩子的命运这般苦,叶青凰满心感慨,却不好说什么,便同意将他们都留下来。

“你们从明天开始上工,工钱比照张全,只要好好做事,五年后出去自然能养活自己,就算想继续留下也是可以,到时就是当伙计,不用再卖身,一样工钱月付。”

叶青凰同情他们,又多提了一句。

五人连忙磕头道谢,起身后李长风立刻朝外面跑去,谁知出了前厅顿时就在花园里迷路了,急得直挠头。

他把妹妹放在哪个门?

这时欧阳不忌领着四个少年走出来,见李长风情绪有些崩溃,上前一问顿时哭笑不得。

这时候花园里恰好没有下人在,不然李长风也可以问一声了。

于是欧阳不忌亲自领着他们去刚才来时的地方,顺便也让他们熟悉一下路。

在西角门外,一个瘦弱的小姑娘衣衫虽然打着补丁到也干净,蹲在门侧墙根下却仍是像一个小乞丐。

但也庆幸她听哥哥的话一脚都没挪开,这里是西门,附近街市也还是繁华热闹,若是跑去街头,说不定就被歹人拐了。

但这里是城守府,即使是在府外的宽巷里,往来的人也不敢多事半分。

看到妹妹蹲在那里,李长风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谋生终于有了着落,主家还同意他带妹妹一起,一颗不安的心终于落回原处,上前就把妹妹抱住。

“小花,我们有地方住了,有饭吃了。”

“哥哥,我饿……”一听有饭吃,九岁半的李小花顿时瘪了嘴,弱弱地开口。

因为李小花没有卖身,所以她一直以来只能吃哥哥分出来的口粮,而不是另外算一份。

他们没有卖出时,吃用花费的就全是牙行的成本,花费越多,就越增加成本,若卖不到好价钱,就会是牙行亏本。

可李长风带着不卖的妹妹,一般人家根本不要。

而另四人与他们兄妹是一同来的府城,便也不肯散卖,坚持要六人一起走,不然他们就算被打死也不离开牙行。

一开始确实挨了鞭子,甚至罚了不许吃饭,也想硬拽,但最后牙行放弃了,毕竟那是官牙,若真闹出人命,新来的城守大人可不好交代。

正好没多久,城守府就传了消息,要二十个十几岁的半大小子,这几个知道是来城守府后,就打着若能留下就恳求城守大人也留下小花妹妹的主意。

没想到城守夫人仁慈,立刻就答应了。

几人都很欢喜,他们甚至没有行李和积蓄,只有两身换洗补丁衣裳,随身背着,也没什么事情要办,立刻就带着李小花再进城守府。

欧阳不忌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一脸欢喜的模样,心想这几个少年若能好生培养,以后会忠心于主子的。

当下他亲自把人带到西侧外院安排住处,让李小花与夏雨和秦月一起住,又和李长风交代了要安排李小花的任务。

虽说不签卖身契,也没工钱,但吃穿用度一样比照府里小丫环,也要同他们一样干活。

具体干什么活儿,明天就知道了,或者晚上问同屋的小姑娘就知道了。

李长风这时候已不会担心,他相信城守府的人不会骗他,更不会害他妹妹。

因为这里是叶青天的府第。

欧阳不忌是将他们和夏天、王大年、秦昼、许湛安排在一屋,知道都是差不多大的少年,李长风他们几人也很安心。

在知道是需要他们帮着做糕饼时,他们顿时露出了好奇又期待的表情,原来卖身进府竟然做的是学徒手艺?

欧阳不忌交代了一些规矩和要做的事情之后,就喊了一个丫环过来带他们去下人的饭堂吃饭。

虽说过了饭点,但厨房里还是拿得出来吃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