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6_a2078

   马脸男子马长坤听到杨淑雅这句话,顿时震惊得抬起头,小心翼翼问道:“天阴师姐。那人到底是谁啊?”

   “是谁?”杨淑雅轻哼道:“元婴境能够伤上清观合体境的道士玉虚真人,还能有谁?”

   马长坤顿时惊声道:“他是蜀山林峰?”

   果然,真被知道身份了。

   林峰心里出现诸多念头,要么自己被认识的人看见了,要么就是陆元清说漏了嘴。被认识的人看见,这一点不太可能,至少合欢谷应该没人认识自己,前面在虎跃山上一战,当时林峰也带着善恶堂的面具,其它时候也没和合欢谷真正交手过,更别说里面坐着的女人了。那只有一个可能,便是陆元清说漏了嘴。如此看来,陆元清被问了话,合欢谷还如此小心翼翼得对自己监视,陆元清很可能还活着。

   杨淑雅坐在原地,迟疑了一笑,心里闪过一个念头,顿时开口道:“不对。陆家的少爷还在我的手里,林峰那家伙虽然可恨,可不是不讲义气的人,没理由什么都不做就回蜀山。马长坤,你的人还在跟着?没有被发现?你们确定他是回蜀山了?”

   林峰抬起头,看着女子的背影,心里越来越有些奇怪了,感觉对方好像认识自己一样。

   马长坤连忙开口道:”回师姐,他们的宝船的确是向蜀山方向飞去了。我在得知方硕的人被对方发现之后,我本来以为方硕也死了,所以让人远远得跟着,没敢靠近,所以应该不会被发现。“

   ”禀师姐!“林峰思虑了一下,假意开口道:”属下的人被发现的时候,好像……好像宝船没停。可能林峰,没有和宝船在一起。“

   杨淑雅眉头一动,开口道:”你确定没在一起?“

   ”回师姐,当时宝船是没停。我在远处看着,林峰杀了人并没有去追宝船。“林峰果断开口道。

   杨淑雅迟疑了,思虑了许久,才轻哼开口道:“看来,这家伙还真没走,打算来救陆家的少爷。也正好,他没坐宝船,我们就先抓了他老婆再说。我倒想看看,到底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他连秦雨萌都不要了。”

   清纯可爱萌女孩甜美私房照

   真认识!

   林峰震惊得抬起头,而眼前的女子也转过身了,只是对方面带红纱,露出的眼睛也是镶嵌着粒粒金珠,根本看不出本来面貌。

   “胆子不小!”杨淑雅见到眼前的方硕盯着自己看,顿时一掌轰向了林峰。

   林峰被一掌击飞,对方并没下死手,也在他承受范围之内,所以林峰也没还手。在撞在身后的木柱子上之后,林峰又连忙俯身开口求饶道:”师姐饶命。“

   ”哼。要不是现在几派交战,正在用人的份上,我定不会手下留情。“杨淑雅冷漠开口道:”马长坤回去告诉你们堂主,我需要他帮忙出手抓人。只要他愿意帮我缠住那名分神境的修士,日后我定然亏待不了他。给他半个时辰考虑,如果半个时辰不来,那就休怪我日后不把他当同门。“

   马长坤一惊,连忙开口道:”明白了。我这就去回禀堂主。“

   ”都滚吧。“杨淑雅一挥手,门便自动关上了。

   门关上。

   马长坤松了一口气,又对林峰看了一眼示意林峰下楼。

   下了楼,马长坤才看向林峰惊叹开口道:”小子,你他妈胆子真大,居然敢那么盯着天阴师姐。也幸好这一段时间合欢谷压力不小,要不然天阴师姐绝不会让你下楼。不过,你也得小心点,最好暂时别在秋叶山了。这一次天阴师姐放过你,要是过几天缺炉鼎,到时候就不好说了。“

   ”我……我就是看到天阴师姐转身,一时没忍住。”林峰假意开口道:“师兄,你知道天阴师姐本来叫什么名字吗?她以前是什么地方人啊?”

   马长坤顿时开口道:“你这小子,还真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天阴师姐的事都敢打听?别说我不知道,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行了,我也没功夫跟你啰嗦了,我先去找堂主给天阴师姐传话,你去找你得鸾凤娘,快活半个时辰。就算一会死在外面了,好歹也是个饱死鬼。”

   马长坤走了。

   不远处就是鸾凤娘刚才在的房间,林峰自然没有过去。

   林峰现在心里很疑惑,楼上那个女人天阴到底是什么人,又是从什么地方认识自己的?林峰思来想去,却也没发现自己在合欢谷具体得罪过什么人,同时自己的直接敌人基本上都死了,就算没死也没有一个是女人的。

   对方现在显然是要出手抓姆绕阿朵娜了,这一点林峰倒是还不至于担心多少,先不说宝船速度不慢,再则还有苏白云秀在,到时候自己跟着,对方不可能得手。而林峰也想直接上去挟持那个女人把事情问清楚,同时救出陆元清,不过对方实力也不算弱,自己在合欢谷堂口里出手,就算自己能逃出去,也不可能救得出陆元清。

   林峰思虑了片刻,便站在原地,散开了神识,笼罩了整座楼。

   神识之中,一道道气息出现,林峰此刻才发现这座楼上的人数远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多的多,同时楼下还有两层,里面同样有人。而这些气息当中,有两名分神境的修士,都在地下一层的位置,而上面天阴所在的房间内侧却还有一道相对较弱的气息。

   陆元清?

   林峰迟疑了一下,已经感觉到天阴那个女人房间里的人应该就是陆元清。不过,具体是不是,林峰还需要打探清楚。

   无奈。

   林峰迟疑了一下,走向了鸾凤娘的房间。

   房间的门半开着,林峰感觉到里面只有一个人,便直接推门而入。而在他走进去之后,才发现房间之内,鸾凤娘坐在一个巨大的木桶里,正在沐浴花瓣。

   “这么快就回来了,天阴那个女人没为难你?回来的正好,人家刚刚洗干净身子,你来啊。”鸾凤娘面容娇媚,嬉笑着开口道。

   林峰没有靠近,只是看着一旁床上和桌上乱七八糟的景象和撕碎的衣服时,便拎了一个椅子做到了一边窗口的位置开口道:“不了。我一会还要出去办事,就是来看看你。”

   “还要出去?你坐那么远干嘛?莫不是,刚才我和那几个狗男人在一起,让我的小心肝吃醋了?”鸾凤娘起身,满脸委屈的样子走向林峰开口道:“小心肝,你知道的,我和他们只是为了修炼而已。我对你的心,那是日月可鉴!”

   林峰被鸾凤娘保住了脖子,林峰连忙站起身子,假意开口道:“我吃什么醋。我就是一会真有事,而且心里烦。天阴师姐说是暂时放过我,谁知道过几天会怎么样?她现在房间里有一个炉鼎,说不定过两天用完了,就得轮到我了。”

   “小心肝,你怎么变了?”鸾凤娘开口,却让林峰一惊。鸾凤娘走到一旁穿起薄纱衣,笑着开口道:“你平日里不是说要是能成了天阴师姐的炉鼎,就算不要修为也罢吗?怎么到临头又怕了?你们这些男人就是嘴上功夫了得,一到关键时刻就怕的咬死。你就放心吧,天阴那女人刚让人抓回来几个小门派的修士回来,暂时还用不着你。”

   林峰假意松了一口气,又追问道:“那他房间里那个呢?听说还是一个小家族的少爷呢。”

   “他房间那个啊,好像是南离镇陆家的一个少爷。不过天阴将那个人带回来,好像暂时没打算下手。对了,方硕,天阴那女人到底让你们干啥了?不是在外面好好的?怎么又来秋叶山了?”鸾凤娘好奇问道。

   该有的消息都有了,林峰也随口道:“就是监视一个蜀山的人,好像是林峰。”

   “林峰?”鸾凤娘惊声开口道:“天阴那女人还真敢想啊,连林峰都想拿下。林峰那可是真爷们,要我说,天阴那女人也就是做梦,要是那男人真那么容易拿下,还轮得到她出手?老娘就算倒贴也要了。”

   倒贴?

   林峰一阵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