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8_a2078

   天凤谷宝库真正的位置!

   煜家之人和枫家之人都看向了煌明珍,煌明珍淡淡笑着摇头道:“别看我,唐林并没有跟我所天凤谷宝库的位置。”

   “那他刚才和你说了什么?”闽景月讶然开口道。

   果然,刚才林峰拉着煌明珍的手传递信息的事被闽景月发现了。

   煌明珍深深得看了一眼林峰冲入的那道门,回应道:“他只是不让我进那扇门而已。”

   不进那扇门!

   在场人再次讶然得看向林峰消失的方向。

   ……

   漫天火焰,妖兽的嘶吼声响起。

   天凤谷之中,一群人跟着林峰冲出大殿,却只见眼前景色一变,眼前山谷依旧是先前的山谷,只是这山谷之中的烈焰更为凶猛,在走进去那一刻,众人只感觉一股热浪袭来,随后耳边已经响起了飞禽妖兽的鸣叫之声。

   山谷之中,林峰面对在场众人,没有丝毫逃离的意思,只是嘴角清冷一笑,回应道:“诸位,难道你们不觉得自己过于心急了一点吗?这八门大阵不过刚刚险险,连宝库还没出现就来追杀我,你们难道就那么确定凭借自己的力量能够找到宝库真正所在的位置?”

   心急了!

   嘴含花清纯女生唯美写真

   在场几人眼神一惊,看着周围的烈焰,突然感觉林峰将他们带到这里,是故意的。

   “别听这小子胡言。”洛家老祖洛海臣冷哼道:“我们不过只是不知道如何打开这阵法而已。现在这阵法已经打开了,凭借我们的力量一样能够完全破解这道大阵。小子,这个天凤谷里,可不只是你一个人精通阵法之道。”

   林峰听闻,顿时大笑道:“如果你们真知道这八门之阵,便不会跟着我进入这一道死门了。”

   死门!

   在场人刚准备出手,却听到死门两个字,当真惊住了。

   “小子,你吓唬我们?”洛家老祖洛海臣冷笑道:“八门之阵的确有死门,可是老夫不相信你那么傻敢往死门里走。这里或许宝库真正的所在之地,但是绝不会是死门。”

   林峰轻哼,回应道:“八门之阵,生、死、景、杜、伤、惊、开、休八门。生、开、休为三吉门,死、惊、伤为三凶门,杜门、景门为中平。洛海臣,你不是说这里有人也精通阵法之道吗?那你所说之人应该知道,要想破开生死八门找到生路,必当先确定死门之位。刚才八门才开,我哪有那么多时间确定生门之位?没想到你们如此急迫杀我,那我也只能带你们直接冲入死门了。不是想杀我吗?那就大家一起死。”

   话音落下,林峰已经极速飞退,消失在火焰之中。

   洛家老祖看着林峰消失在火焰中,并没有冒然去追,而是看向了身后那名洛家之人。那名洛家中年男子听到林峰的话,面色早已苍白无比,在洛海臣看过去那一刻,男子才眼神略显慌乱的看着周围开口道:“他……说的是真的。生死八门,要想破开,第一步便是先确定死门,如果死门一错,八门皆错。这里……这里真的可能是死门。”

   生死八门,死惊伤乃三凶门,其中死门更是大凶之门。惊门有惊无险,伤门生死难料,而死门却是九死一生。

   “洛海臣!你,你害惨我们了。”泣家老祖听闻洛家男子之话,顿时怒声骂道。

   洛海臣此刻又如何不急,不过在听到泣家老祖的话语之后,顿时狡辩道:“怎么?这时候想把责任推到我一人身上?刚才又不是我逼着你们进来追杀这小子的。要怪,就怪你们这些家伙背信弃义,如果一开始就出手杀了这小子,又如何又现在的绝境。”

   “你!”泣家老祖怒极,冷声道:“我们背信弃义?如若不是你们洛家惨无人道暗中培养洛天鹰那种畜生,又在兽王谷里屠戮我们各家子弟,今日又怎么会此事发生?”

   洛海臣阴冷笑道:‘我们洛家惨无人道?说的好听,你们真当老夫是三岁孩童不成?你们各家但凡有返祖子弟畜生,又有几家没有秘密培养的?只不过,你们没有培养得出而已。你们刚才联手唐林,也根本不是为了家族子弟报仇,只是为了逼死洛天鹰,害怕我们洛家势大而已。“

   有些事不说破,不过留有情面。当情面没了,一切各自都清楚得狠,根本无需藏着掖着。

   泣家老祖咬了咬牙,并没有再为此事辩驳。

   一旁嗍家老祖看着四周开口道:”诸位,还是先被吵而来。我们羽族各家想来同气连枝,现在既然走到如此境地,那还是想办法先出了这死门再说。“

   在场之人也不再多言,都看向了洛家那位精通阵道的男子。

   洛家中年男子看向周围,迟疑了几分,回应道:”生死八门,死门九死一生。这唯一生路,恐怕也只能杀出去。这天凤谷的阵法,进来之时,我们便是杀进来的。而进来的阵法和宝库的阵法在一起,想来这进入宝库的阵法,也多半是要靠杀死妖兽的精血开启。“

   杀?

   在场各家老祖迟疑了几分,最终一点头,纷纷冲向了山谷之中,开始诛杀妖兽。

   山谷之中,并不算小。

   羽族几家一边抵御着周围的熊熊烈火,一边向着山谷之中厮杀而去。而天空之上的妖兽也随之铺天盖地而来,向着山谷中的众人袭去。这些飞禽妖兽满身都是火焰,一个个都在大乘境之上,虽然没有功法加持,但是自身体魄却丝毫不必在场的各家大乘境高手差分毫。

   ”妈的,怎么这么多妖兽。“泣家老祖暗骂一声,手持长剑不断挥砍飞扑而下的妖兽,而就在其带着众人向前冲杀之时,却只感觉周围的景色一晃,本来身边跟着的一群人随之消失了。

   场中,只有泣家的几个人留在泣家老祖身边,而周围人消失之后,天空的飞禽便极速向着泣家众人的方向飞扑而来,一道道烈焰也随之喷射而下。

   ”人,人呢?那些该死的家伙。“泣家老祖惊愕得看着四周,在见到天空飞禽妖兽扑下来之后,顿时急声道:”给我杀,杀了这些妖兽。“

   泣家众人围靠着泣家老祖身边,纷纷拿出兵器不断抵御妖兽。

   吼。

   就在众人厮杀飞禽妖兽的时候,山谷之中却是突然出现了一声虎啸之声。不等泣家老祖反应过来,身后跟着的两名泣家大乘境修士却是突然被人从身后偷袭,两人被一掌击中后背,根本来不及闪躲,整个身子飞出直接撞在了泣家老祖的身上。

   ”谁!“泣家老祖被两人撞退了好几步,在转过身之时,却只见一个人影慢慢在火焰中消失,而身后的两个泣家之人,却被一拳击杀,身子完全被轰烂,失去了气息。

   唐林!

   泣家老祖看着林峰的身影消失,眼神惊骇,看向四周急声道:”唐林,我们泣家与你无冤无仇,老夫进来追杀你,也只是受了洛海臣的挑拨而已,你何必对我泣家出手!“

   ”哼。洛家之人固然讨厌。“林峰清冷的话语在山谷中响起开口道:‘可是泣家这种墙头草,表面一套背地一套却是更加令人厌恶。洛家之人我会杀,可是你们泣家同样该死。”

   泣家老祖听闻,脸色大怒,开口道:“好。唐林,既然如此,那也怪不得老夫了。老夫本来不欲与洛家联手杀你,既然你要与我泣家做对,老夫便让你知道,什么是死路一条。”

   “死路?我当然知道。哈哈,你们脚下的山谷便是死路。”林峰大笑的声音响彻山谷。

   ……

   山谷之中,洛家洛海臣听着林峰喝泣家老祖的对话,嘴角轻哼一笑。

   “方山,快找到破解死门的方法。”洛海臣随同身边几人,一同抵御着飞禽妖兽,一边对身后中年男子开口道:“乘着唐林在对付泣家,我们尽快找到死门离开的方法,早一步出去再说。”

   洛家那名中年男子连忙点头道:“明白了,老祖,在坚持一会,应该就可以找到离开死门的道路。”

   在坚持一会。

   洛海臣点了点头,手持长剑,不断挥砍飞扑而下的飞禽妖兽,而洛家众人听到能够离开死门,脸色也好了几分,开始不断抵御周围妖兽的袭击。

   呼。

   而众人身后,那名正在破解死门的洛家中年男子洛方山,正在思虑破解阵法之时,却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道气息突然袭来,不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神魂一震,眼前的世界景色都变了。

   洛方山只感觉周围的洛家的人都消失了,周围的飞禽妖兽飞扑而下,将其完全位置,开始生撕其身上的血肉。

   十方魂印,幻天印。

   这一道幻天印击中洛方山,洛方山根本不知道如何抵抗,只感觉眼前一切都是真的,顿时拿着手中兵器开始一边叫喊,一边抵御着周围的飞禽妖兽。这些飞禽妖兽极多,洛方山根本抵御不了全部,很快身上的血肉被不断啄食,满身伤痕。

   而天凤谷死门之中,洛海臣和洛家众人之看着洛方山手持长剑胡乱挥砍,仿佛中了癔症一般,根本不理会洛海臣和洛家众人的叫喊。

   “洛方山,你疯了!”洛海臣急声开口,刚想靠近洛方山,洛方山仿佛遇见了最恐怖的敌人,挥剑就直接向着洛海臣的方向猛攻而去。

   而在洛方山不断挥砍之时,身上的口鼻也跟着慢慢往外流血,随着血液得不断流失,洛方山脸色越来越苍白,脚步越来越不稳,整个人好像丢了魂一样,万分惊恐得用尽所有的力气挥砍周围的火焰。

   噗。

   终于洛方山一口鲜血喷出,单手持剑,跪倒在地。在众人惊愕得目光中,洛方山突然挥剑砍向了自己的脖子,怦然倒地。

   解脱了,终于解脱了。

   洛方山只感觉身上血肉全无,连内腑都被妖兽啄食干净,只剩下一具不死的骨甲。在自己最后一剑看向头颅那一刻,洛方山才知道自己中了幻觉,心中有着一些不甘心,更多的却是解脱。

   而隐迹于火焰之中的林峰,看着洛方山自刎死去,心中更是惊骇无比。

   一记幻天印,恐怖如斯。

   ,精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全能修真狂少》,”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